利来代理康复者捐献血浆 爱心接力“战疫”

2月19日,利来代理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六版)》,其中第八项“治疗”中明确提出“康复者血浆治疗:适用于病情进展较快、重型和危重型患者。”

“现在(接受恢复期血浆)治疗的患者中有1位已经出院,1位已经可以下地行走,余下的几位患者都在康复期间。”在2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,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呼吁,全社会开展“千人献浆救千人”行动,希望能够让更多的康复者伸出手臂,捐献血浆,让爱心接力,让生命接续。

好消息是,武汉、上海、清远、济南、成都、北京、兰州、海口、南昌……越来越多的城市已开设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捐献点,越来越多的康复者走进这些捐献点捐献出宝贵的血浆。

他们的故事令人“泪目”,也有着能够治愈人心、战胜病魔的坚强力量。

英雄夫妻!张定宇妻子程琳捐献血浆

2月18日,武汉金银潭医院来了一位特殊的捐献血浆者,她就是院长张定宇的妻子程琳。

一个月前,程琳在工作中感染新冠肺炎,住院隔离。夫妻相距仅十多公里,直到三天后的晚上11点,张定宇才挤出时间探望,却只待了不到半小时。“没说太多话,都很疲惫,只是离开时叮嘱了下保重。”

张定宇不愿多回忆那半小时,“实在是没时间。我很内疚,我也许是个好医生,但不是个好丈夫。”一直硬汉形象示人的张定宇,眼圈却忽然红了。“我们结婚28年了。刚开始两天她状态不好,我就怕她扛不过去。”

好在,1月29日下午,程琳痊愈出院。这是压抑中难得的好消息,张定宇却无法轻松,奔走呼吁康复患者捐献血浆,其中,也包括自己的夫人程琳。“动员了妻子两次,希望可以在捐献点看到她”。

恢复良好后,程琳也来到了丈夫战斗的金银潭医院,成功捐献400毫升血浆。她希望,更多康复者能献出血浆,挽救更多重症患者。

同一家医院的三名医生在采血点“偶遇”

“虽然不能上一线,但希望我的血浆能拯救更多患者。”2月18日一早,武汉市第四医院的3位已经康复的新冠肺炎医务人员,先后来到武汉市血液中心献血。三人共捐献了1200毫升血浆。

31岁的许德龙是武汉市第四医院康复科的一名医生。1月15日,他在接诊后被感染。“当时心里咯噔了一下,但冷静下来后发现自己是轻症。再加上自己是马拉松爱好者,跑过武汉马拉松的半程和全程,感觉应该扛得住。” 许德龙说。

在家隔离治疗一周后,许德龙感觉自己情况有所好转,拍片显示肺部感染正在吸收,后来两次核酸检测阴性。两天前,许德龙从新闻中看到呼吁治康复者捐献血浆的消息,便联系武汉市血液中心进行预约。

 

许德龙

18日上午,许德龙赶到血液中心献血。没想到,自己刚献完,就遇到了两位同事——骨科的周敏和放射科的孔岳锋。

周敏

孔岳锋

和许德龙一样,他们也是1月中旬在给病人的治疗过程中被感染。经过10天左右的治疗后,相关症状消退,核酸检测呈阴性。

几天前,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呼吁康复者捐献血浆的消息被广泛报道,他们便联系武汉血液中心报名。经过专家组审定后,通过了献血申请。18日一大早,他们陆续赶到武汉市血液中心,每人捐献了400毫升血浆。

回忆捐献血浆全过程 她希望更多人打消顾虑

“今天终于迈出了献成分血的第一步,分享给大家我的献血浆体验,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参与这项公益行动,挽救更多的患者。”捐献血浆后,武汉市汪女士第一时间将自己的经历在微博上分享,以期帮助更多康复者了解捐献血浆的过程,打消心理顾虑。

这天一大早,由于得知有位患者急需A血型的血浆,同类血型的汪女士吃过早饭后便和家人驾车出发,前往金银潭医院献血点。“想着早点去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心情就迫不及待了。”

来到现场她发现,已经有一位新冠肺康复者正在登记材料,还有很多热心康复者希望自己能够帮助更多的人。“按照流程询问并登记相关信息后,我被带到一个屋子,进屋前也全身喷消毒水并且穿鞋套,这里的要求是前一名献血者献血快结束才允许下一名献血者进入。”

采集血浆分两步,第一步是采3ml血化验是否符合捐献标准,化验合格后,才进入第二步献血浆。“刚进针说实话有点小疼,毕竟针头有点粗,接着就只用靠在椅子上休息,听护士的嘱咐了,握拳松拳交替。大概30分钟,400毫升血浆到位,拔出针头,按压止血,不仅有创可贴,棉球,还有耐乐固缠绕手臂帮助按压止血。”

“很温暖!其实在捐血浆的过程中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。”回忆起捐献血浆的全过程,汪女士说,现场的护士和工作人员随时消毒,备有热水,甚至还帮自己暖手,照顾着她的每一丝感受。走出献血点,她在微博上写道:孟子曾说,出入相友,守望相互,疾病相扶持,疫情之下,这便是善良的暖意,也是战斗的力量。

这些天来,毫不犹豫伸出胳膊捐献血浆的康复者,还有很多。

长春爱心人士捐献血浆

成都捐献点爱心人士捐献血浆

第一批捐献血浆的新冠肺炎康复者、武汉市江夏区中医医院党委书记宗建说:“我死里逃生,希望那些危重病人跟我们一样死里逃生。”

武汉54岁的血浆捐献者马先生说:“我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去帮助我的父老乡亲,能为这场‘战疫’出份力,这也是我表达感恩最好、最直接的方式。”

北京首位捐出“抗疫”血浆的康复者小李说: “这次生病,国家、医院和社区都给了我很大帮助,我也希望能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别人。对我来说,献血就是举手之劳,算不上什么大贡献。”

深圳南山区首位捐献血浆康复者“00后”大男孩说:“希望我身体里的抗体,能够成为战疫的有力武器”。

出入相友,守望相互,疾病相扶持。新冠肺炎的病房里,仍有许多重症患者需要帮助,愿更多勇士伸出胳膊,献出血浆,爱心接力“战疫”,赢取全面胜利。

(尹莉娜,综合人民网、新华社、中国生物、北京青年报、北京晚报、深圳特区报等) 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arahvelasco.com